主页 > U品生活 >【语言S02E04】当我要说「笑话」时就不好笑了──原来成为

【语言S02E04】当我要说「笑话」时就不好笑了──原来成为

【语言S02E04】当我要说「笑话」时就不好笑了──原来成为

「幽默」在日常生活似乎相当重要。有幽默感的人通常人缘很好;常常也是择偶标準的前几名。但如果问起「什幺是幽默」?似乎又有些难以回答。其实「幽默」是一个让各个学科的研究者都很好奇的问题,或许我们先从「幽默」这个词谈起。

 

什幺?幽默本来是体液?!

或许很多人知道「幽默」的中文,是由近代幽默大师林语堂翻译过来的词彙,原文是英文的humor。很有趣的是,「humor」一词最早是生理学的术语,原本的拉丁文指的是「潮湿」,后来指「液体或体液」。古希腊时期,人们认为体内的血液、粘液等不同的体液的比例若不同,就会有不同的气质、思想和习惯。Humor这种生理学的含义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才开始泛指人的性情或是气质,后来专指某种特定的气质与反应,最后才变成现在熟知的「让人觉得滑稽、好笑」的意思。

中文「幽默」这个词早在战国时代《楚辞‧九歌‧怀沙》出现,「孔静幽默」指的是「沉静无声」,与现在熟知的「幽默」无关。为何会选择这个中文词彙来翻译,这与我们翻译外来词彙的方式有关係。翻译外来词有几种常见的方法:「纯音译」:文字与原义无关,只选择音来做为媒介,如:chocolate翻成「巧克力」、sofa翻成「沙发」;「纯意译」:使用的中文词彙里面和原本的外来语没有声音的关联,如:ivory tower翻成「象牙塔」、blueprint翻成「蓝图」、Facebook翻成「脸书」;「半音半意」:主要是音译,但在词彙加上了种类或是分类,如:beer翻成「啤酒」、golf翻成「高尔夫球」;「音兼意译」:选择中文词彙时,特别选择发音和语意都有关联的词,如:vitamin翻成「维他命」(维护他的生命)、myth翻成「迷思」等。

关于「幽默」的翻译,有些人认为是纯音译,也有些人认为是「音兼意译」,因为他们觉得「幽默」一定是从很幽微的方式来让人觉得有趣、好笑。无论是哪一种翻译方式,「幽默」都是从西方的humor这个概念而来。

 

人为什幺会感到幽默?──幽默理论

要成为一个好笑的人,可以扮丑、玩闹;但要成为一个「幽默」的人,似乎没有这幺容易。有些人从幽默的行为、功能、性质来区分幽默,是从「幽默」的表层来看;今天这集谈的将会是「幽默」的产生,也就是「幽默的理论」。

过去有许多关于幽默的理论,重要的有「优越论(Superiority Theory)」、「释放论(Relief Theory)」等等,但目前最常看到的是被翻为「失谐理论」或是「不一致论」的「Incongruity Theory」。本文将把焦点放在「失谐理论」上,但还是先谈谈之前两个比较重要的理论。

「优越性理论」由亚里斯多德提出,认为人之所以会发笑,通常是因为人觉得自己拥有相对优势于他人的权力(像是发现别人的弱点等),就会嘲笑比自己弱势的人。像以前欧洲宫廷的「弄臣」除了唱歌、跳舞外,也可能是外貌丑陋或肢体残缺的人,他们会再用一些滑稽的动作来取悦上位者;上位者之所以会笑,是因为他们自身有了优越感而发笑。然而,优越感若没有提升,就不会觉得这些事情好笑。因此我们可以说,优越性理论的出发点其实比较偏向「嘲笑」。

另一个理论「释放论」,则是根据佛洛伊德而来,他认为幽默(humor)、机智(wit)、喜感(comic)三种不同的精神能量都可以转化为「笑」,「笑话」就是一个让人释放、宣洩的窗口,可以说出平常不敢说、不能公开谈论的禁忌言论与想法。当我们用笑话把情绪宣洩出来后,自然而然就会「笑」,因为它让我们有重获自由的感觉。

「优越性理论」和「释放论」或许可以说明部分的笑话(如:黄色笑话、贬低他人的笑话、种族歧视的笑话等),但它们的理论建立是在嘲笑他人、或是宣洩情感的笑话上,对于其他类别的笑话没有办法解释。因此,我们来谈谈近年来谈到「幽默」必会谈的「失谐理论」。

 

失谐理论

失谐理论已经发展了一阵子,是综合了认知科学、语言学、心理学等不同学科的一门学问。或许我们可以简单的这样说明,如果要幽默或是让人发笑,会经过「故事营造」-「期待」-「失谐产生」-「解惑」-「幽默产生」这样的过程。所以「幽默」或「好笑」其实是需要两个人以上才能完成,「故事营造」和「失谐产生」是由说话者或是行为者产生,「期待」、「解惑」则是建立在听话者的身上。无论是图象或是语言的笑话,我们都会先对某个故事营造出一种期待。

有人到宠物店想要买狼犬,他问老闆:「请问你们的狼犬健康吗?」老闆点了点头。他又再问:「我希望他可以帮忙看家,请问牠忠心、会认主人吗?」老闆大力的点头,说:「当然!牠会看家、会顾店,而且我已经卖了牠四次,牠每次都能自己跑回来呢!」

这个笑话从一开始到「他会看家、会顾店」,做了完整的「故事营造」:「在宠物店买忠心的宠物」的事件。因此,听故事的人会「期待」这个故事有一只「忠心的狗」。而这个期待是怎幺产生的?是因为我们对于「忠心」这样的词彙会有既定的印象,而套在「狗」身上,代表──认定主人后就很难改变、会为主人犠牲奉献、会看家、会顾店;这个期待,是建立在之前的语言讯息上而来。「失谐产生」(或许也可以视之为「笑点」),也就是故事产生不协调、奇怪的地方。这个不和谐不一定是和世界的事实有不和谐之处,而是只要和事前设定好的「语境」不协调就可以了。在这个笑话里,失谐点就是:「我已经卖了牠四次,牠每次都能自己跑回来呢!」老闆或许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,然而这个事实却和故事中去宠物店的人的期待,甚至是听众的期待是不同的。一般认知来说,「能够自己跑回来」当然是「忠心」的表现,但是这只狼犬「回来」的地方却不是买家的「家」,而是「宠物店」,这里就和原先故事营造出来的「期待」不符合,也就是失谐的地方。

故事即使营造的好、失谐点捉得对,也不一定可以构成一个幽默、好笑的故事;真正让人要有这样的感受,需要听话者去「解惑」,才能够真正的理解这个笑话的玄机,才会进一步觉得它好笑。

 

幽默也要有聪明的观众啊。

有一天被虐待狂对虐待狂说:「虐待我吧!」虐待狂说:「不要。」

这个短短的笑话可以拿来解释「失谐」与「解惑」的重要性。从一开始到「虐待我吧!」都是故事营造,「不要」是失谐点。但这个故事好笑在哪里?如果没有特别去「解惑」这个故事,它就是一个平舖直叙故事而已。然而,这个故事在事前营造先做了点工夫:角色营造。故事中的「被虐待狂」就是「喜欢被人虐待的人」,「虐待狂」就是「喜欢虐待他人的人」。依常理以及我们的「期待」来说,当被虐待狂请求虐待狂虐待他时,虐待狂应该会欣然接受;但结尾的「不要」(虐待狂不愿意虐待被虐狂)是第一层的失谐、不符合我们的期待。如果停在这里,这个故事就只是「不符合预期」而已,不构成幽默的条件;但如果听话者进一步去「解惑」,也就是去猜想:明明虐待狂就应该会接受这个条件,为何他不接受呢?如果听众有进行解惑,就可以知道──「拒绝被虐狂」的提出来的要求也是一个「虐待」的行为,所以当他拒绝时,他就已经在虐待他了。

这个故事可能需要多一些转折才能够解惑,也有可能因为每个人的笑点不同而觉得不好笑。但我们藉这个例子说明,即使有「失谐点」存在,听众没有「解惑」就不会有「幽默」产生。因此,想要展现幽默,听众也很重要。

 

「解惑」其实是理解弦外之音

虽然有时候笑话或幽默是直接的表现,但间接的话语更常让人家觉得有幽默感,因为幽默它通常需要违背一般人对于原本语言语境(context)、预设(presupposition)的期待,人才会觉得它有趣;而「解惑」之所以能够成立,是因为人类可以理解弦外之音。语言可以直接表达「你戴了手錶」的事实,也可以透过问一个手上戴手錶的人:「请问你有戴錶吗?」来借问现在的时间,或是在餐桌上用「你旁边有盐吗?」来希望对方拿盐罐给你。语言有字面意义也有弦外之音,而人类要能够理解弦外之音,需要有先备知识、足够的社会化才能够懂。像刚刚的例子,如果不能理解「忠心」这个概念,或是对于「被虐狂」或「虐待狂」的观念一无所知,就无法知道失谐点的有趣之处。

我个人认为失谐理论之所以优于其他两个理论,是因为它能够说明原本理论的不足。以刚才宠物店买狗的故事为例,它明显和「优越感」没有关係,也和禁忌或抒发自我无关,却是个货真价实存在的笑话,因此用前两个理论是无法解释它的有趣之处;然而,失谐理论不但可以解释这个例子,也可以解释前两个理论提到的例子。举例来说,以前的皇室贵族之所以觉得侏儒骑猪打架很有趣,是因为我们对于「穿着铠甲」、「打架」会建立出高大威武、骑着骏马的骑士,这也是一般人一开始的「期待」;然而出来的却是穿着不合身铠甲、骑着猪、矮小的侏儒时,「失谐」就产生了;此时人们理解这种失谐感的来源后,就因而放声大笑。这虽然是一种优越感,但也是因为失谐(不符合我们的期待)而来。

 

如何成为幽默大师?

如果想要成为一个幽默的人,按照失谐理论:「故事营造」-「期待」-「失谐产生」-「解惑」-「幽默产生」来说,有几个语言上的要点要注意。首先,在故事的营造上要有技巧。今天如果想要跟别人分享一件好笑的事或笑话,千万不要一开始就开宗明义说「笑话」,而是跟别人说「我今天发生了一件事」、「我从别人那里听说」;因为我们「预期」接下来会听到笑话时,会特别「期待失谐点」的出现,以致于之后「失谐点」出现后容易觉得它不好笑。所以要让听众抱持着一般的心情去听故事,之后的失谐感才会越大、觉得好笑。而如果不是要说笑话、而是要针对某个人的话来做幽默感的回应时,也要拿捏所讲的话的分寸。由于「幽默」其实是需要两个人合作才能完成──说话者及听话者,所以说话时要适当的依照听众的年龄、生活经验、兴趣等来改变说话的内容,提出的「失谐」、「笑点」难度要让对方能够理解,「幽默」才能被完成。所以,「幽默」不但自己要有机智去转换内容让它「失谐」,也需要有聪明的听话者来理解「失谐」的意义,其实是件困难的工作呢。

今天就介绍了「幽默」到底是怎幺一回事,再深入最近比较多人谈论的「失谐理论」并以笑话来做为解释,希望大家在知道「幽默」其实需要两个以上的人合作才能完成后,说话者在故事的营造上要多下点工夫、并找到能听话者「解惑」的失谐点,才能成为一位幽默的人哦!下一集,我们将会讨论语言为什幺有那幺多分歧,濒临绝种的语言为什幺需要保存。请不要错过下一集哦!也欢迎随时来镜文化粉丝专页与我们互动哦!

 听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声音频道用iPhone订阅:goo.gl/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,可下载Google Podcasts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,并搜寻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 / Mirror Culture」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?

Podcast(播客)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。订阅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后,只要有新节目,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。让我们的声音,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、跑步、洗碗的零碎时间。网页版的用户,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,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。

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:goo.gl/yzh6Vk

相关推荐